知名动物园疫期亏损3000万

时间:21/01/30来源:Haost.Co作者:好神途点击:

在南京红山动物园,沈志军是个特别的存在。过去一整年,他经常一个人在园子里游荡,低着头,背影瘦削。疫情期间,动物园闭园,这里也一下子变得萧条,四野无人,只有兽吼和鸟鸣。他熟悉这个园子里的一切声音,放牛山上会有鹦鹉、鹤和雉鸡的叫声,狼会在下午三四点钟“开会”,发出“呜呜”的叫声,五六点钟会有老虎低吼,中间不间断会有长臂猿在唱歌。
有一只红毛猩猩和他很熟。那只巨大的猩猩总是坐在一米高的枯木栖架上,一动不动地晒太阳。沈志军站在玻璃墙外,唤它的名字,“小黑!小黑!”猩猩扭过头来,脸上是一对对称的黑色颊囊,那是雄性的标志,它看到了他,思索了几秒钟之后,缓慢爬下栖架,走到玻璃墙跟前,安静地坐到了他的对面。路过的工作人员经常会看到这一幕:他们像一对老兄弟一样对坐,有时候不说话,有时候他会跟它唠几句嗑,“你冷不冷啊?
红山动物园位于南京城北,占地65公顷,住着2800多只动物,沈志军可以叫出它们大部分的名字,他的微信名叫“百兽之王”,管动物叫“孩儿们”。几乎每天,饲养员们都能看到沈志军在各个动物场馆出没,像个山大王似的,“每天巡视自己的园子”。
有时候,他对动物的状态比饲养员还敏感。一次到象馆,他看了一会儿,指着其中一头大象跟饲养员说:“它最近是不是有点暴躁?”饲养员说是,这头母象正值生理期。
这是他当园长的第13个年头。他49岁,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眼神看起来很温和,气质斯文。他在红山动物园工作的十多年,红山从籍籍无名一步一步变成了国内最好的动物园之一。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几乎没有周末,用副园长李梅荣的话来说,他冲劲很足,斗志昂扬的,“不管压力多大,他不退缩。”
但过去的这一年,员工们发现,他明显老了许多。中国猫科馆饲养员刘媛媛说,沈志军一直是个开朗的人,看到她们总是笑眯眯的,现在在路上碰见他,他不太看人,“不知道自己想着什么,看起来就很憔悴。”以前沈志军喜欢在朋友圈作打油诗,押韵押得很凑合,配上拍到的动物图片,但去年,诗也作得少了。
2020年,赶上瘟疫流行,人们发现,原来人类的生活方式很脆弱。而比人类更脆弱的,是大城市动物园里的动物,它们几乎被遗忘了。由于没有游客,世界上很多动物园陷入入不敷出的困境:德国新明斯特动物园没有钱给动物买饲料,打算给一些动物安乐死,喂养剩余的动物;在中国长沙的一处室内动物园,由于没有饲料,一只羊驼被活活饿死,员工发现时,两只白狐正在啃噬它的尸体……那是沈志军最不愿意看到的状况。
但红山动物园正在一步一步滑向危险的境地。它是全国唯一一家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性质的动物园,收入80%以上来自门票,2020年一共亏损了3000多万,占到往年收入的40%。最困难的时候,红山账上只剩下了五十多万。沈志军考虑了很久,最终扣下了员工半年绩效,想要先保证动物的饲料供应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